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NS繁體小說 > 仙俠 > 我的師父是魔女 > 第585章 南宮翎兒

我的師父是魔女 第585章 南宮翎兒

作者:虛蓬飄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23 19:26:20 來源:言情API

迷糊之中,如置身溫柔之海,身上那無處不在的疼痛之感,逐漸被一種舒服的暖意取代,即便依舊處於昏迷狀態,冰塵都忍不住發出絲絲舒服的輕吟。

忽的,冰塵大手下意識胡亂一抓,緊接著一聲驚呼便傳入其耳中。

眉頭皺了皺,冰塵掙紮著緩緩睜眼。

隻見纖月正麵帶淺笑地看著自己,且那笑容,怎麼看,都有一點幸災樂禍與不懷好意。而在纖月旁邊,金憐之正看著她鳳目微惱,麵色微紅。

“醒了啊,哥哥。”纖月淺笑道。

冰塵還有些傻楞,下意識嗯了一下。

纖月見狀,輕輕將冰塵扶上,讓其靠在了自己懷裡。

冰塵揉了揉頭,這時才漸漸清醒。

“怎麼回事,怎麼感覺......”冰塵眉頭微皺道。

“哥哥暈倒後有些不老實,我便給你施展了蠱心術,方便給你療傷,免得你亂動。”纖月嘴角微翹道。

冰塵聞言,嘴角忍不住抽了幾下。

“我昏迷多久了?”冰塵問道。

“十天了吧。”纖月說道。

冰塵嘴角再度抽了幾下。

纖月見狀,抿嘴一笑,說道:“在我的精心照料下,哥哥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冰塵瞪了纖月一眼。

他自己清楚,自己雖看起來傷得淒慘,可在其生命樹的供養下,那一身劍傷,根本無關緊要。之所以昏迷,那是因為自己太過興奮,瘋狂壓榨自身力量與潛力所致。

而這十天,絕對有大半都是被纖月那蠱心術催眠所致,其目的不言而喻!

目光看向金憐之,冰塵問道:“傷好了嗎?”

金憐之點頭,但卻下意識將目光看向了一旁。

冰塵有些摸不著頭腦,纖月則忍不住掩嘴一笑。

“哥哥,剛纔那手感還不錯吧?”纖月突然問道。

聽到這話,金憐之立刻瞪向纖月,雙目含煞。

冰塵聞言,這才反應過來,下意識看了一眼自己大手,老臉忍不住泛起微紅。

金憐之見狀,本就有著些許紅暈的臉上,當即緋紅一片,立刻露出羞惱之色,轉身便逃似的離去。

纖月見狀,實在冇忍住,立刻咯咯嬌笑。

冰塵狠狠地瞪了纖月一眼,卻聽她打趣道:“哥哥昏迷之時,一直在不老實的亂動,都冇見你醒過來,而憐之那,你才一下就醒了,是不是因為手感不一樣,還是說我的已經冇新鮮感了啊?”

冰塵老臉愈紅,砰地一個爆栗賞在了纖月腦門。

......

坤域珠極西之地。

“怎麼,下不了手殺為師,就打算一直將為師囚禁在這裡?”大陣光幕內,虛劍看向外麵盤膝打坐的翎劍,譏諷道。

見翎劍一直不理自己,虛劍神色陰沉,麵露厲色道:“你這個逆徒,本座此生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便是收了你這個逆徒,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留你。”

翎劍唰的睜眼,眼中寒芒一閃。

“不殺你,不是因為我下不了手,而是在等公子發落。”翎劍寒聲道。

虛劍麵露冷笑,笑得譏諷,笑得狠厲。

“公子?”虛劍嘴角一絲譏笑,譏諷道:“吃裡扒外,見風使舵的賤婢,怎麼,那小子把你弄爽了,甘願為奴為婢了?”

翎劍臉上浮現怒意,眼中寒芒湧動。

虛劍見狀,譏諷陰狠之意愈發強盛。

翎劍閉眼,緩了緩氣,幾息之後,纔再度看向虛劍說道:“念在上百年的師徒情分,我不想對你動手,不要激怒我。”

虛劍聞言,麵露譏笑,譏諷道:“欺師滅祖的賤人,還妄談師徒情分,可笑至極。”

翎劍神色冰寒,眼中殺意暗湧,寒聲道:“師?不錯,你曾是我師父,可我也不會忘記你是我南宮家的仇人。當年,我南宮家八百餘人,被你屠戮一空,真當我絲毫不知?”

虛劍神色一怔,不過隨之,其便咧嘴一笑道:“原來本座一直養了一條毒蛇在身邊啊。”

翎劍冷冷一笑,嘲弄道:“何止是我,殺劍,殘劍,戮劍他們,有誰不知。”

虛劍眼中寒芒一閃,陰狠地神色中,露出羞怒之色。

“怎麼,惱羞成怒了?”翎劍嘲弄道。

“喲,聊得挺歡的嘛。”

也是此時,冰塵的聲音傳了出來,下一刻,其便與纖月現身翎劍身旁。

翎劍見狀,趕緊福身見禮。

“公子!”

冰塵笑了笑,說道:“還不錯,傷勢這麼快就痊癒了。”

翎劍微微抿嘴,說道:“這得多虧了公子的八品療傷神藥還有就是月杳妹妹的精心照料,不然恐怕又得好長時間才能恢複。”

“月杳可是我的劍侍,如今都成了你的專屬療傷師了。”冰塵打趣道。

翎劍抿嘴一笑,說道:“妾身學藝不精,日後跟隨公子多多征戰,受傷的機率便會減少許多。”

“嗯,這話我愛聽,那以後咱們就多實戰演練演練,我可還有不少東西冇教到你手上。”冰塵笑著說道。

翎劍表情一滯,尷尬地笑了笑。

一聽到實戰演練,她便想到上次與金憐之一道大戰冰塵的情況。當時她們可是被冰塵捉住揍了屁股,若非金憐之在關鍵時刻撤去潛幽之境,那她們兩個多半會被冰塵在屁股上“好生招待”。

“哼!”

突然,一聲冷哼打斷了冰塵與翎劍談話。

冰塵轉身,看向虛劍,眼露不爽之色。

同樣的,虛劍看到翎劍對冰塵那曖昧的討好樣,心裡也莫名地不爽,甚至不爽至極!

身為翎劍百多年的師父,翎劍都冇如此討好過他!

“身為階下囚,還敢對我使臉色,找死不成?”冰塵冷聲道。

虛劍眼中寒芒湧動,麵露不屑。

冰塵見狀,目光冰寒,不過卻邪性一笑。

“翎兒,想怎麼處置他,你說了算。”冰塵說道。

翎劍一愣,看了虛劍一眼,又看向冰塵,有些不知所措。

冰塵轉頭,看向翎劍,說道:“你不是說他殺了你南宮家八百多口人嗎,怎麼,如今到了報仇的時間,心軟了?”

翎劍一怔。

心裡掙紮,眼神呆愣。

這本是塵封在她心裡上百年不願提起,甚至想起之事,若不是今日虛劍咄咄相逼,她也不會將之說出。

不想,便不會難受。不想,便不會難做!鎖困大陣之內,虛劍見狀,冷冷一笑,笑得譏諷,笑得邪性。

冰塵眼中寒芒一閃,揮手間,淩厲劍意灌注進大陣之內。

虛劍見狀,麵色微變,趕緊抵禦。好一會後,纔將劍意完全毀滅。其本就重傷未愈,經此一遭,傷勢裂開,再度渾身鮮血滲出。

“我家翎兒在考慮事情,你若再敢作怪,不待翎兒發話,馬上弄死你。”冰塵一臉邪性地寒聲道。

不得不說,虛劍心裡還是有著幾分畏懼,被冰塵如此嗬斥,都不敢答話。

又是好一會後,翎劍輕歎口氣,說道:“他......任憑公子處置便是。”

“哦!”

冰塵似笑非笑地哦了一下。

翎劍再度看了虛劍一眼,便轉過了身去。

冰塵咧嘴一笑,轉身看向虛劍,揶揄道:“嘖嘖嘖,看來你的運氣不咋地呀,本來還在考慮,咱家翎兒若給你說一句好話,便放你一馬,卻不想你還是難逃一死。”

虛劍聞言,頓時憤怒無比,看向翎劍,當即一聲怒罵:“賤人!”

“哼!”

冰塵目光一寒,揮手間,數道冰魄神針打出。

虛劍剛欲反抗,卻又立刻被大陣禁錮,眼睜睜看著那三道冰魄神針打入自己眉心、胸口與丹田之內。

一個閃身,冰塵踏入大陣,掐訣間,並指點在其眉心。

轟!

魂力驟然湧出,且與此同時,還有一股強大的鎮壓之力,向著虛劍心神碾壓而去。

願力!

下一刻,虛劍便一聲悶哼,暈死了過去。

冰塵法決不斷變換,打入虛劍眉心之內,好一陣後,才略顯疲憊地退出大陣。

直至此時,翎劍才轉過身來,看了虛劍一眼,翎劍又看向冰塵,眼神略微複雜。

“多謝公子。”翎劍微微欠身道。

冰塵咧了咧嘴,笑了笑道:“看來你還是不忍心啊。”

翎劍低下頭,神色幾分複雜。

“與你上次一般,在那夢境世界,他若臣服,便可逃離,若一直不臣服,最後不是魂隕而亡,便是壽元耗儘而死。”冰塵說道。

翎劍聞言,輕聲一歎。

冰塵咧了咧嘴,還有一點,他冇說。

對這虛劍,冰塵豈能這麼容易放過他。除了對他施展夢世,還對他施展了浮生度化,即便他在夢境世界臣服了,也要嚐到度化之力的滋味,在那度化之力下,懺悔個幾十上百年,冰塵纔會放他從中出來。

目光看著翎劍,冰塵神色柔和,問道:“小翎兒,你本名叫什麼?”

翎劍聞言,微微一怔,隨之緩緩抬頭,看向冰塵,略一猶豫,說道:“南宮翎兒。”

“南宮翎兒!”冰塵笑了笑道:“好名字啊,比之翎劍好聽了何止一星半點。”

翎劍神色幾分苦澀,微微搖頭,眼神幾分哀傷,低聲說道:“南宮翎兒,早在百多年前,便死在了南宮家族滅亡之時。”

冰塵聞言,目光愈發柔和,說道:“這可不行,南宮翎兒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左右劍侍之一,又豈能輕易死去。從今以後,你便以本名示人,至於翎劍這個名字,從此忘了便是。”

......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